返回

纣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章 谈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11月25日,早晨六点半。

    排队点名时,舍监自然发现冼小小和她的室友失踪了。

    他们立刻通报了汤教授,并去查了监控;从监控录像来看,熄灯之后就没有人再从那个寝室里出来过。

    事情很蹊跷,但舍监们不是探员,不会想那么多,反正现在人不见了……就找呗。

    为了寻找这两个逃跑者,整个中心的人,包括舍监都没吃早饭。

    从早上七点开始,病人们就被勒令待在房间里不许外出,他们寝室的门也全部都被锁起来了;而舍监们则在整个中心内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,每一间寝室的床底、每一间办公室的桌下、每一个教室的边边角角……都被找了个遍。

    但结果……显然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对影织来说,趁着夜色带一个人离开,那实在是太简单了,就算去查方圆十里内所有的街面监控,也找不到她们的踪影。

    这一例成功的逃亡,让汤叔非常的不爽。

    彻底确定了那两人已不在中心之后,他没有第一时间通知逃跑者的父母,而是把所有病人全部召集到了用来上点评课的大教室内,准备临时给他们“加一堂课”。

    他想告诉剩下的这些病人——别以为有人跑了,你们就也能去动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他想找几个和冼小小关系近的人出来,以她们“没有及时发现盟友的逃跑意图”为由拉去“治疗”一下。

    或者,就随便找几个人……找几个他平时看不惯的、或临时起意想电的人出来整一下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总之,他想要发泄,因为这件事让他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。

    然而,上午十点,当所有病人都被集中起来、汤叔站上讲台准备开讲时……异变,发生了。

    那些病人们……孩子们,竟忽然开始了有组织的暴动。

    在中心刚开业的那几年,也曾有过三五个人拉帮结伙之后企图暴力反抗或者逃跑的事件,但三五个青少年再怎么拼,也不可能是十几个人高马大的中年舍监的对手……所以那些孩子最终还是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而类似这样的事件发生过几次之后,汤叔便有了对策,他不断地加强管控、并有针对性地增添需要送去“治疗”的条款,以此将类似的事件扼杀在萌芽阶段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年的调整,中心里四人以上合谋反抗的例子,已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今天,直接来了一出“集体造反”,那一百多号“病人”竟全部参与了行动,而且他们的表现都像是着了魔一样,每一个人都显得非常高效和无畏,哪怕是被舍监的拳脚或电棍放倒,他们也都会立即爬起来再度冲上前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形容的话,这与其说是人类的暴动,不如说更像是丧尸或机器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纳米机械病毒的作用……

    舍监们倒是没有被控制,因为他们平时有休息和轮班、而且就算上班,也不是每顿饭都在食堂里吃。

    但在这样的情形下,舍监们即便没有被控制,其抵抗也是一触即溃——当他们意识到局面已经无从控制时,第一反应自然就是逃跑。本来嘛,对他们来说,舍监只是一份工作而已、又不是什么终身事业,更谈不上什么忠诚可言……他们可不想为了汤教授或是这个中心让自己遭到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;假如有人在暴动发生的第一时间扭头就跑,或许还有逃出去的机会,但舍监们并没能做出那种反应……他们中跑得最快的四人,其中三个在通往建筑正门的一楼走廊上被截下了,还有一个在试图躲进女厕所时被人发现抓住。

    五分钟不到,从一楼到四楼,所有的舍监都被病人们死死摁在了地上;他们的面容皆因恐惧而变得扭曲……他们咆哮着、惨叫着,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,但这无疑是徒劳的,被机械病毒控制住的人绝不会在这种角力中有半分的松懈、更不可能被他们给吓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要害怕到这种地步呢?”又过了片刻,忽然,所有的病人……无论是身在何处的,都在同一秒开口、且异口同声地说了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情形,就仿佛一百多个嗓门儿都被同一个意志控制着一般……让人难以置信,但又切切实实地发生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某种本能正在告诉你们,即将有一些比死更可怕的事情要在你们身上发生了?”数秒后,和上一句一样,病人们再次整齐地说话了,“呵……可实际上,未必会发生什么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主楼外,停车场上。

    子临,已换上了一套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休闲西装,迈着悠然的步伐,向着主楼进发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手里,正拿着一个对讲机,刚才那两句话,都是他先对着对讲机说,然后再经由每一名被控制者的嘴“广播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恐惧,只是一种选择,你们这份恐惧的根源,并非是正在发生的客观事态,而是你们心中的‘罪恶’。

    “‘罪’是平等的,人在伤害别人的时候,其实也在改变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些稍微聪明一些的人,都能意识到这点;所以他们在种下罪因时,会去反思、会去敬畏……即便果报未必会来,他们也会让自己做好相应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而你们这些人嘛……当自己从施暴者变成被施暴者时,才露出这种反应,未免有点儿可笑了吧?

    “真正怀着治疗和拯救之心的人是不会害怕的,因为信仰坚定者……无论客观上做的事情对错,至少主观上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害怕,是因为你们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愿意通过迫害别人来谋生,那又为什么不做好终有一天会被罪恶吞没的觉悟呢?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他刚好走到一楼走廊,站在了一名舍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……”那名舍监用颤抖的声音问了他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子临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,那眼神根本不是看人的眼神、甚至不是看动物的眼神,而像是在看一件东西、一件……垃圾。

    子临终究是没有回答对方,他只是弯下腰,用食指轻轻点了一下对方的肩膀,一秒后……那名舍监的身体瞬间就化为了一滩液体。

    “啊!啊——”看到这一幕的另外两名舍监立刻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但子临的脚步没有停下,那些摁住舍监的病人们也都是无动于衷,像机器人一样执行着自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一层、一层……往上行去;一路上,他将所有被制伏的舍监化为了只余头部的“尸卤”,并最终……来到了五楼。

    虽然整栋楼的电子门这会儿已经是全开状态,但五楼的这道门,还关着。

    这段院长办公室和监控室所在的走廊,所用的系统和楼下四层是不同的,而且还有独立的备用发电机,就算有人把建筑外的供电箱砸了,这边的电力也可以再维持很久。

    “汤叔,你倒是挺机智的嘛。”子临走到那扇电子门前,便停了下来,他抬头对着门上方的摄像头说道,“发现情况不对时,其他人全都下意识地往楼下跑,只有你一个反而往楼上逃。”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地说着,显得非常从容:“你很清楚,以你的年纪,在这种‘大难临头各自飞’的时刻,八成会被那帮舍监给挤到后面去;退一步讲……就算他们‘让领导先走’,而且你也成功地逃出了建筑,那也依然有可能在街上被孩子们追上,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打死或打残……”他顿了顿,接道,“同理,开车逃走也是不现实的,哪怕你成功上了车,也会被人堵在车里,根本开不出停车场。这么一算……往出口逃怎么的都是死路一条,真正的生路是跑到这栋楼里最安全的地方躲起来、迅速报警,等警方过来控制住了局面再出来。”

第八章 谈话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