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纣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章 雀士的较量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麻将(本篇中一般指日本麻将,因为日语将麻将读作“麻雀”,所以麻将选手也称“雀士”)的第一局称为“东一局”,一局结束后,只要庄家下庄,即进入“东二局”,以此类推,至“东四局”为止,这四场称之为“东场”;东场结束后就开始“南场”,由“南一局”开始,到“南四局”为止。

    东南场这八局,称之为“半庄战”,也叫“东南战”;所谓“打一个半庄”,就是打完东南八局的意思,也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玩法。

    而点棒,即麻将中用来记录“持有点”的道具,也可以视为是麻将特有的一种“筹码”。

    通常的做法是:开局时给每人分配25000点的点棒——万点1支、五千点1支、千点9支、百点10支。

    当然,有时也会根据总点数的不同有其他的分法;比如眼前的这场牌局,采用的就是20000点的规则,所以每人五千点2支,千点9支、百点10支。

    根据榊提出的要求,点棒的每1点都将换算为1000RMB,也就是说,这场麻将在开局时,四人就已各自押上了整整两千万。

    虽说这四位都是有名的职业赌徒,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用来保命的积蓄,但两千万……绝不是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的联邦公民来说,这已是足够其安稳度过一生的巨款了;即便对赌徒来说,这也已经是可以用来作为“退休金”的金额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座的四人、包括榊无幻自己,没有一个掏得出那么多钱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无妨,因为他们未必要出那么多。

    在这个半庄结束之前,点棒就还只是点棒而已,只有到结算时点棒不足20000点的人,才需要付出失去的差额。

    比如,在南四局结束时,有一人的点棒变成了36000,而另外三人则分别是20000、15000和9000点,那么,持有36000点的人,不但没有出钱,还净赚了一千六百万;20000点的人则是不输不赢;只有15000点和9000点的人,分别损失了五百万和一千一百万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即便赢不了,只要尽可能地减小损失,也不至于会赔足两千万。

    但……这样的想法,对赌徒来说,是危险的。

    在赌博的世界里,想着“我要活下来”的人,和想着“我要赢”的人,做出的选择自然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高额的赌注,就像一面照妖镜,绝大多数人都会在其面前显出“我要活下来”的本心;唯有真正的赌徒、无赖、恶棍……那些了解赌博真意的人,才能保持冷静,守住内心的防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价值两千万的半庄,注定不会平淡。

    由于使用的并非是自动麻将桌,所以洗牌、切牌、码牌都是由人来完成的,对于四名“行家”来说,在洗牌阶段博弈就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东一局,第三巡。

    大河内,已然听牌。

    “听牌之达人”绝非浪得虚名,仅三巡,他的手上就已是“三张北风、一二三万、三四五六七七七饼”的牌型,即“二五八或三六饼的多面听”,十分理想的状况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榊漫不经心地打出了一张两饼。

    大河内见状,刚咧开嘴角,准备叫胡并嘲讽榊两句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“胡(为方便理解,下文皆用‘胡牌’而非‘和牌’表述)了。”上家的高木抢先截胡,“断幺九,一千点。”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看到对方开牌时,大河内不快地啐了一句,“竟然胡这种小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……”高木却是不以为意地回道,“就算是小牌,也是上百万一局啊……而且……看你那副已经多面听的架势,我不得不防你一手自摸吧。”

    话是没错,但真正的重点,高木并未言明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行家都很清楚,在赌博中,“运势”这种东西……是切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和骰子、花札、牌九那种瞬间分出胜负的游戏不同,麻将是持久战,在进行的过程中,“运势”会多次转移;而如何破坏、或夺走他人的“运势”,是一门非常重要的技巧。

    对于一般人来说,要做到这点可能很难,即便他们察觉到了“运势”此刻在谁的身上,也没有太多的手段去干涉,但对于“行家”来说,办法多得是。

    眼前高木胡的这一把小牌,就是为了破坏大河内的“运”,而其结果也立竿见影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二局,同样在第三巡。

    高木手中的配牌已是三色同顺,单吊四饼,并且……

    “立直。”高木果断地拿出了一千点棒报听。

    按理说,在这种级别的对局中,单吊并指望对手来点炮,那种几率是很渺茫的。

    而且立直(指在“门前清”,即没有吃、碰、明杠、所有手牌都是自己摸到的情况下宣布听牌,此时摆放一根立直点棒作为宣言牌,在接下来的对局中,立直者摸到什么牌就必须直接打出,直到有人胡牌为止;如果最终是立直者自己胡牌,则可以加番,如果是在立直后的那巡立即有人点炮或自摸,即为“立直一发”,可以再加番)的风险很大,万一在座的三人里有人正好在做大牌,立直者很有可能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然……高木,并不在乎这个。

    被称为“牌山幽灵”的男人,自有他赖以生存的绝技,那就是——移花接木。

    这招的效果是:在他摸牌的时候,可以将摸起的那张牌,与自己面前牌山上层的十七张牌中的任何一张进行调换。

    至于换法,很简单……就是摸牌时,用四根手指竖握麻将,在将牌拿向自己、并经过牌山的瞬间,让这张摸到的牌保持在与牌山上层一毫米都不差的水平高度,并和那张自己想换进来的牌的一面完全重合;接着,快速、无声地用自己摸到的牌把牌山中的那张牌“顶”出来,然后用同样的手势竖握住被顶出来的那张,而将自己摸到的牌严丝合缝地留在牌山上,最后若无其事地将自己换出的牌收入。

    用慢动作来看的话,这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复杂或困难的动作,但要将这招的速度练到“哪怕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也没人能看出来”、“哪怕有人看出来了也来不及抓现行”的境界……那就是上千次、上万次的练习也未必能做到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另外,施展“移花接木”还有一个先决条件,那就是必须在码牌阶段就清楚地知道自己面前牌山上层的牌是什么,如果连自己要换的牌在哪儿都不知道,光把手法练成了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高木,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记不了台面上全部的136张牌,但对于四道牌山上层的牌,他至少能记对九成,尤其是他自己面前的这道牌山,他全部都能记住。

    在一般人的想象中,“千术”是非常玄妙和复杂的东西,但其实……在真正的“行家”眼里,高阶的技巧,往往都是“简单暴力”

第二章 雀士的较量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